「旅人的目的地並不是一個地點,而是看待事物的新方式。」 ─ 亨利·米勒

關於 Wayfaring Minimalist


Wayfarer,徒步旅行者。當我們選擇雙腳踏在大地上,會感受到平常看不到的隱藏的細節,那就好像身在慢動作的鏡頭裡: 放慢了時間,放大了感官,才清楚地注意到環境的動與靜。

當我們選擇用步行旅行時,就像是開始了與環境的互動,一步一步貼近城市的脈動,一步一步感受它的故事。Wayfaring 象徵回到旅行的本質,追求的不是終點的目的地,也不是途中的景色,而是旅程帶來的真實感受。

Minimalist,極簡主義。一個追求精準卻不失優雅,可以遊刃有餘達成目標的思想。

極簡主義不是為了減少而少,而是幫助我們省思我們所需要的,提醒我們投入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,專注地滿足最核心的需求。一個提倡極簡主義的人,致力於付出在80/20法則裡的20%,而拿掉那多餘的80%。

Wayfaring Minimalist 不單是一個旅者,更是一種人生哲學。 旅行不只是享受, 而是心的修行。

每一次旅行,都讓我們再一次感受世界,認識新的事物,挑戰既定印象,重新定義價值觀。像剝洋蔥一樣,經過一次次旅行,一層層的認識和省思,會逐漸發現那個最深處,最真實的自己。